我看到很多人追逐平靜的生活,嘗試各種方式紓解壓力,不論是運動、音樂、禪修、按摩、繪畫、手工藝…,

如果我們嘗試很多方法後,依舊無法舒緩、或只能暫時紓解,問題究竟在哪裡?

這些方法,也許沒有對錯,為何有人感受生命開始不同、卻有更多人依舊苦陷生命漩渦、在各種痛苦、憤怒中迴圈?

好比我有們有台不錯的好車,你可能開到美麗海邊欣賞風景、也可能進入市區深陷壅塞不通的窘境,

你可能妥善駕駛接送心愛的家人、也可能酒醉或疲勞行駛釀成不幸……。當各種負面狀況發生,我們能歸咎車子嗎?

 

不,我們深知,一切都是自己的問題。

那,人生呢?


【心靈雞湯,服用錯了也可能是毒藥】

許多人追求心靈雞湯式的正面思維,誤以為只要讓自己充滿正面與平靜,就能得到真實的平靜。

這是個長久以來的誤謬。

我們都知道,如果皮膚被割了不小的傷口,假設不消毒擦藥或其他處理,可能發炎、潰爛甚至釀成蜂窩性組織炎。

我們不會去找塊布或膠帶蓋住,當作沒看到就好,不是嗎?

那心靈呢?

你的心如果被狠狠劃傷,甚至血流不止,你能告訴自己「我沒事、我很好、我只要不看不想就好」嗎?

有些學身心靈的人更奇妙,不斷告訴自己:「我是光、我是愛,我只要不要與對方共振就好」彷彿就能解脫一切,但生活中處處困境叢生。

無異是種鴕鳥模式的呈現。

 

我常告訴學生:「要面對自己,包含你的黑暗面」。什麼是黑暗面?

就是我們心中不想打開的黑盒子或暗房。

有些人裡面是痛苦的過去事件、有些人是害怕別人知道的個性(例如自私、驕傲、慾望、軟弱……)、有些則是各種憤怒與怨懟……。

如果我們不面對這些傷口,裝作一切不存在,甚至用表面的正面思維麻醉自己,

你的心的傷口,就會開始發炎、潰爛、甚至蜂窩性組織炎,最後可能重擊你的生存狀態。

精神科醫師說:那些看起來越正面的人,卻可能是精神上最嚴重的人。

就像麻藥用久了,終究無助於修復傷口,反倒有了副作用一般。

那個副作用就是「對生命(感受)麻痺」。

輕微的人,在生活中漸漸感覺不到自己的情緒,像隔了一層厚重的膜,感覺不到內心深處的喜怒哀樂。

再嚴重一點的,忘了自己真正的感覺是什麼,鎮日帶著面具,失去自然的內心流動,

有的還能勉強自己虛假言笑,有的已經對世界築起高牆,拒絕與人碰觸。

最嚴重的,就是失去生命根本的力量,想親手毀滅自己、抑或毀滅他人。

你真心覺得「壓抑情緒」不是件嚴重的事嗎?

如果我們知道平時小地震叫做「正常能量釋放」,可避免大型地震災難發生,那我們有允許內心的小火山適時宣洩嗎?

如果我們知道身體會代謝髒污、每天都會洗澡沐浴,那我們何時幫自己的心、好好洗個澡呢?

如果你從未幫自己的心洗澡(不論是哭泣或各種宣洩),想想你現在的年紀,如果你30歲了,

一個人30年來未曾洗澡,他的身體會如何?

 

【地球在二極中平衡,人也無異】

我們常去分辨「好、壞」、「是、非」、「喜愛的、不喜愛的」、「受到歡迎的、被他人討厭的」,

然後取我們要的、捨棄我們不要的,這是一種極端的取捨。

大多數人認為「情緒」是負面的、不好的、不該呈現的、甚至是不該存在的。

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堆教導如何「控制情緒」的心靈雞湯、一堆告訴你「如果有情緒就是自己道行太淺」之類的文章,

我常常懷疑著,是否這些厚重觀念影響著台灣人,造就超高比例的憂鬱症、躁鬱症人口?

 

當我開始接觸新時代時,聽到有些人批評著某些老師有情緒,

我總是納悶……難道老師不是人嗎?為何要剝奪他身為人的感受權利呢?

當我們最要好的麻吉、閨密心情不好時,我們通常會鼓勵他宣洩、釋放,然後我們願意花時間陪伴他、鼓勵他。

但我們自己遭遇挫折時,對自己會完全比照辦理嗎?

為什麼我們剝奪自己與他人的感受權利?

一個沒有感受的世界,就像黑白的默劇電影,劇中人沒有表情、沒有轉折、沒有聲音。

 

當我小時候看到希臘神話,總有很深的疑惑,為什麼這些神充滿各種情緒、愛恨糾葛?

他們不是都已經是神了嗎?這樣跟我們有什麼不同、然後大家還傳頌千古?

在我開始接觸身心靈時,總是聽到大家說光說愛,彷彿各自已經從肉體升天一般。

我很納悶,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受到法律的毒害太深、以致無法脫離頭腦?

但我慢慢發現,很多人在充滿感動的課程中下課後,

依舊在痛苦的關係中無法自拔、在渴望豐盛的祈願裡一再失望、

生活中滿滿的不耐煩與憤怒、或自私的完全不顧慮他人…,

我腦袋升起滿滿的問號,究竟他們口中滿滿的光愛發生什麼事了??

有時候,滿口的光愛,就像遮瑕粉底,問題是……回家(下課)卸妝之後呢?

 

如果不允許真正的感覺流動,你只是一個移動靈活的雕像。

如果你拒絕揭露內心的憤怒,它會從日常的各種不耐煩顯現。

如果你抗拒面對不被愛的創傷,它將從吸引有各種狀況的對象展現。

如果你不看內心的自卑,它將賦予你遭遇的人自大與狂妄。

如果你不嘗試陪伴自己,這世界會給你千古的孤寂。

 

這世界就是一面鏡子,它不是指責你的不是,只是如實呈現你的逃避、抗拒。

你越不想接受的自己那個面向,就越容易在你的世界舞台上演,企圖讓你看見真相。

那個真相是:接受全部的你。

 

不論是開心的你、憤怒的你、得意的你、失落的你、自信的你、擔憂的你、穩重的你、焦慮的你…,

這就是世界的各種色彩,豐富你的生命之旅。

當你真心全意的接受,彷彿拉開內心深處暗房的窗簾,允許陽光灑落,

從此,暗房不再是暗房。你,是完整的存在。

當你能從內在升起「真正的完整」,你的生命力量會開始強力運轉,

當你是個充滿力量的存在,你能從內心打開智慧之眼,開始學習在生命之流獲取「平衡」。

好比地球的南北二極,少了任何一邊都將帶來破壞性的混亂,唯有二極並存、維繫電磁場平衡流動,地球便能持續美好的存在。

我們無法只取快樂而捨棄悲傷,因為他們對於你的生命經驗,同等重要。

 

【穿越痛苦的洞穴,看見出口的光亮】

小時候,我喜歡觀察人群,常思考一個問題:為何人總是逃避痛苦、趨附快樂?

但當我學習身心靈知識後,發現越是逃避的部分,生命越會強迫自己面對。

於是乎,

我觀察到很多人都在「逃避痛苦→生命逼迫面對→顯化成具體負面人事物→造成痛苦→逃避痛苦→生命逼迫面對……」的無限迴圈中活著,

這就是所謂的「苦海」吧 !? 要如何脫離「苦海」?

我覺得佛教裡的觀音,是很有意思的。「人在苦海翻騰,觀音救苦循聲、無剎不現身」。

有一天,我忽然有些理解了,如果你能聽見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你就能開始從苦海中脫離。

觀音,又名觀自在,就是「看見你內心的本質,了知真正的實相」。

當你能深刻了知自我的存在,明白我們遭遇的人事物、這個世界都是自己內心的顯化 (照見五蘊皆空),

你就能超越表象,從生活的苦裡、真正的解脫 (度一切苦厄)。

作者 | 沈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