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陳文茜:讓心自由,找到人生的巔峰

天下雜誌603期  

掙脫世俗價值的牽絆,才能覓得內心寧靜,心靜了,人生就無所畏懼。找回最初始純潔的靈魂,不必攀峰,已在巔峰。

亂世中的我們如何定位人生的巔峰?

收入最高的時候?社會地位最高時的身分?掌握權力、統治人口幅員最廣闊的領袖?或者懂得放下一切,笑看茫茫三界的境界?

瑞典一位攝影詩人莫豪瑟(Christian Mul-hauser),二○一二年八月至十月間,共三次攀登瑞士著名高峰馬特洪峰(EL Matterhorn)。

他刻意單獨一人夜宿當地數天,溫度攝氏零下十二度,沒有塵埃文明擾人下,拍了縮時攝影影片四分鐘,影片名為《巔峰》(the Peak)。

出發前他曾問自己:一個人面對大自然,看著雲朵、陽光、星空變化,就可融入其景嗎?

攀登的過程,他不假思索地相信,只要到了目的地,一定可以拋掉所有現實中惱人纏繞的不安;當光和影擁抱他、成為世界的全部時,他必然可以找回最初始純潔的靈魂,一絲煩惱也沒有了。

抵達目的地時,他先是一聲驚嘆,但很快的,許多往事回憶冷不防地盤旋腦海,即使他已爬上離地兩千五百公尺之遠。

我們許多人都有類似的經驗。想觀賞落日的彩霞、樹梢的新月,即使河面平靜、星空無雲,卻總有一些雜念、情緒、遺憾、感嘆,佔據我們的心。

 

你的心,夠安靜嗎?

烏雲,沒有那麼容易消失;塵埃紛擾,也沒有那麼容易拋去。因為我們的心,不是安靜的。我們本身就是一塊烏雲,除非你將自己的心洗滌乾淨,否則你到哪兒,烏雲就到哪兒,永遠跟著你。

因為我們本身就是烏雲,所以無論在城市、鄉野、極地……我們都逃不了,我們放不下許多事,我們不是自由人,我們是各種社會價值下的囚鳥。

不只時代是倉促的,「個人」的日子也是倉促的,「我們」已被時代中各種不同的框架,切割成破破碎碎的殘肉,組合成一個勉強的軀體。在城市裡為生活、為成就、為爭一口氣,以殘肉之軀奔跑。然後喘不過氣來了,我們又使盡了全力,散盡金錢將殘肉扔上高峰,沖上白花花的浪濤……,文明摧毀了我們,但蠻荒未必可以拯救我們。

除非你的心,靜了;除非你的心,是自由的。

自由?

是的,自由不只是政治上言論、集會或出版的自由,自由包含了每個人內心中,強而有力的生命定力。流浪,或許可以幫助你找到短暫的自由,重新定位一下自己,但總有某些東西牽絆著你。你是慾望的奴隸,別人眼光的大布偶,你從來沒有自由過;你不是一個人,你是一個框架下移動的軀體,一塊拼湊的殘肉。你被肢解的太徹底而不自知,你的收入、身分、外表、掌聲、名譽……,甚至什麼鬼牌子的包包、當季名牌鞋……。這麼支離破碎的殘肉即使到了極地、山頂、原始森林,或許可以暫時療癒,等回到現實世界,心又躁動,極地山頂無法拯救我們。

所以古希臘哲學家伊比鳩魯會倡議享樂主義(Aristippus),主要目的就是希望人的生命,盡量達到不被干擾的寧靜狀態。他倡導的學派最重要的精神就是「遠離」,遠離「雅典」(財富與權力的象徵),蔑視那些被雅典人奉為圭皋的價值。

伊比鳩魯刻意帶著他的學徒住在雅典郊外,就是為了遠離肢解人心的社會框架。這一點,有點像中國文學中的桃花源記,但它不只是傳說,而是一門真實的實踐哲學。

伊比鳩魯深信人最大的善來自於快樂,人最大的快樂來自於自由,人最大的自由來自於遠離社會價值的干擾。

 

理解死亡,活得瀟灑

而只有平靜的心,才能給我們最大、最持久的快樂。所以伊比鳩魯的定義中,肉體的快樂只是在歡愉中強加的,它來得快,消失得也很快。平和的心,不只使我們短暫快樂、長期快樂,包括幫助我們忍受痛苦,並且接受死亡。

「死亡和我們沒有關係」,我們誕生了,也隨著生物的自然路程生、老、病、死。人死,和人生下來都只是生物的過程,靈魂隨肉體而走,飛散了,消失了,死本身就是生命過程的終點。沒有「死後」這件事,一個人「死後」只對其他與你有關那些活下來沒死的人,發生意義。

所以,「死亡和我們沒有關係,只要我們存在一天,死亡就不會來臨。等它來了,我們已不存在了。」

我喜愛伊比鳩魯哲學,尤其他的心靜論,教導人們不必恐懼死亡的智慧。當你死時,你害怕的失去、你想像的黑暗、你思索的身後,都隨著死亡,一起終止。你生前不必擔憂,你死後沒有感覺。

接受並理解死亡,會使我們活得更瀟灑,更沒有負擔。你生前是「傳奇」也好,是「庸碌」也罷,反正傳奇不會再版。每個人一生的結束,都是絕版。

 

掙脫囚籠,體驗生命

明白看穿這些庸碌俗名,你會更清楚什麼叫人生的巔峰。那就是不論你出生於什麼,你的人生不是社會影印機印出來的一紙草稿。你生下來的目的,不是臨摹,你可以創造自己的圖案,「讓生命來到你這裡」,回到你的身上。

當你摒棄了猥瑣的「社會殘肉」,當你可以看到一朵花時,當下心靜,無雜念,明白它的美好;看到波浪的海水不必神傷,感念它飄揚了如許之久,終和你相遇;月亮自歸圓,葉子輕落如我們偶爾勾搭的生命奇遇;天空明如鏡,大地沒有什麼隱約的呼喚。這一刻你才能和一切你所經歷的周遭事物,共同享受生命的歷程。

這時你不必登峰,已在巔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