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周國平:人生的三個覺醒,是人生中最為重要的東西

人覺醒以後,就好像有了分身術,身體的我在社會上活動,有時候受氣,有時候高興,另一個精神的 “自我” 則在高處看著這一切,讓自己和外在遭遇保持一個距離,分清什麼是真正重要的,從而避開生活瑣碎、蕪雜的陷阱,更好地實現和安頓自我。

【一】生命的覺醒

提升生命狀態很重要

多年前,周國平曾收到一封讀者來信,來信者說從沒把周先生當成作家、學者或是散文家,在他眼裡,周先生就是一個生命,在靜靜地訴說,他自己也是一個生命,在靜靜地聆聽。落款的地方,他沒有署名,只留了一句話:生命本來沒有名字。

周國平看了很受觸動,寫了篇文章,就題作《生命本來沒有名字》。他認為,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是一個生命。每個當父母的人,看到自己的孩子的誕生,就知道最初的生命是非常純粹的。但隨著他們長大,步入社會,他們對這生命本身反而不太關注了。

【二】自我的覺醒

人生有信念事業有興趣

每個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可重複的,周國平認為一個人最重大也是最根本的責任就是對自己這唯一的人生負責,他將之視為人的第二個覺醒:自我覺醒。

“一個人如果對自己的人生不負責,他一定不會對其他生命負責。如果一個人對自己這輩子怎麼過都無所謂,那這個人還會對什麼事情認真?”

周國平認為要實現自我的覺醒,就應該先認識到生命的可貴,並做自己的生命的主人,不能讓別人支配,也不能讓社會潮流支配。

在周國平看來,隨大流是最容易的,也是最安全的。人的生活往往受環境、輿論、習俗、職業、身份等製約,經常性地扮演別人建構出來的角色,所以要做到完全的獨立自主是艱難的,選擇獨特的活法,可能意味著你要經受輿論的譴責、庸人的非議,甚至要承擔失敗的風險。

“可一想到你的生命只有一次,也不可能有人能代替你再活一次,你還有必要在乎別人的眼光嗎?”

周國平認為,正因艱難,自己才更應該努力,人必須要有真正活出價值來的信念,尤其是在年輕的時候。

那麼一個人怎麼才算實現自我呢?怎麼才算做了自己人生的主人呢?

周國平先生提出了以下兩條標準:第一,人生的態度上,要有自己明確的、堅定的價值觀,要自己做出判斷;第二,在事業的選擇上要找到真正符合自己的禀賦和興趣的領域,做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從中得到內在的愉悅。有了這兩條,就可以判斷他是有真正的自我了。

【三】靈魂的覺醒

實現“小我”和“大我”的溝通

周國平認為,生命的覺醒是實現生命價值,讓生命有一個好的狀態;自我的覺醒是實現自我價值。但問題是你那麼看重的那個“我”是意識的,在這個世上只是暫時存在的,這就觸及了人的第三個覺醒:靈魂的覺醒。

在周國平看來,靈魂的覺醒就是把人們那麼看重的那個“小我”和某種意義上的一個“大我”溝通起來,要實現這種溝通,人類歷史上有兩條基本途徑。

一條是信仰的途徑。在基督教世界裡,上帝是沒有形象的,就是一個精神意義的東西。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人,就是按照精神性的東西來造人。上帝是魂的來源,魂被靈照亮,你才真正有了靈魂。信仰就是讓自己的魂(小我)和靈(上帝,“大我”)重新溝通起來。

另一條途徑就是智慧。按照哲學的說法,人都是有認識能力的,這個認識能力可以說是“智”。因為“智”,人可以把“我”和周圍的世界區分開,也可以把“自我”和“他人”區分開,和環境區分開來,這是自我意識。

但僅此還不夠,還應該讓認識上升到一個更高的層面,即“自我”其實屬於一個更大的宇宙本體,或者說是一個“大我”。所以有一種說法:萬物與我為一。

宇宙和“我”合為一體,就不是智了,是慧。智上升到慧,就成了智慧,就把“小我”和“大我”溝通起來了。

讓靈魂覺醒,談“小我”和“大我”,周國平認為這裡面有很多哲學和宗教的問題,“大我”到底存在不存在是很難證明的,它是一個信念的問題。

達到這一點,不但可以讓你的生活向內轉化,更重視精神生活,也可以到社會上做事、可以奮鬥,但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在修煉你的精神。

周國平,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當代著名學者、作家、哲學研究者,是中國研究哲學家尼采的著名學者之一。著有:《尼采:在世紀的轉折點上》《尼采與形而上學《人生哲思錄》《覺醒的力量》等。

讓靜心幫助你找回心中的寧靜與力量, 邁向真正的覺醒

原文網址: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DJiyUKf

 

0
    0
    Your Cart
    Your cart is emptyReturn to 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