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 Joyce 老師的『開運春聯 靜心揮毫』,Joyce老師教我們寫的是隸書,這是我第一次書寫隸書,光是一條橫線,老師竟然要求我們要寫ㄧ整張練習紙,不斷強調要靜、要慢、要穩力量才會出來,從一開始的又快又亂到後段,我漸漸的能體會到隸書那拙中見巧、慢而有力的書寫方式,也體悟到隸書中隱含的人生哲學。

很巧的事是,隸書課的前一天晚上,我正巧閱讀了一本書籍-溫佑君所著的溫式效應,書中有提到隸書與人生哲學,但沒寫過隸書的我,看的一知半解,在上完 Joyce 老師的書法靜心後,對這篇文章產生了很多感觸和體悟,節錄 “活在波磔裡” 這ㄧ篇的幾段文字和大家分享,

「寫過隸書的人應該可以體會,在這筆形成隸書特徵的橫畫裡,埋著一段又一段的崎嶇道路。起頭的逆筆,像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地上了路,行至中途,才發現道狹路窄而進退維谷,左衝右突都不得其法,最後只有把心一橫、牙一咬,仰頭縱身一躍!這個畫面就停格在躍出的一剎那,所以一千八百年來,人們只看到漢隸的華美大方,而看不到中間的矛盾掙扎,就如同觀眾只看到跳水選手起跳時優雅的弧線,而看不到他那身繃緊的肌肉一樣………。」

「寫隸書時,書寫者必須揚起上臂,才能完成那條波磔頓挫的橫線。這個微妙的動作使他的身體呈現抗衡的姿態,然而,之前那段坎坷的路程,又使這個抗衡裡面充滿了艱難與無奈。所以陽亢或陰柔都只是人生的表相,真實存在的,永遠是那個不斷的折衝與磨合。」

「帶這批芳療師最後一次練習氣卦時,發生了一個小插曲。有個平日總是一馬當先的新人,做到一半突然跳針,呆立在按摩床旁,幾度欲出手而不能。雖然覺得蹊蹺,我當下並未趨前協助,等大家都練完以後,才請她說明是怎麼回事。這個時常一臉凜然、被學姐擔心有點霸氣的女孩,此時卻哽咽地表示,對練的同學曾因脊椎側彎開刀,背上有一道又長又歪斜的疤痕,她看著那道疤痕,知道自己再怎麼努力也沒辦法撫平它,所以無法下手。我聽了之後,決定算她通過這個手法。能夠看見別人的波磔,還能承認自己的無力,其實就已經踏上了療癒之路。」

我想,不論是看見自己或別人的波磔,並不用急著想撫平或拭去…承認、接受那份無力,帶著那份無力繼續往前進,而力量,就是從這些生命經驗中淬練出來的啊!
謝謝靜心推廣協會和 Joyce老師、也謝謝生命帶我看到溫室效應這本書!

新的一年,讓開運魔法帶給你一整年的好運能量!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