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療癒 心得集錦2017】團體療癒的協助下,幫助我遇見不同的自己

分享一

這次參加沈伶老師的療癒課,在一開始的冥想就開始很難過了,我想到過去的人生,不斷上演著離別,而每次的分離都是匆匆忙忙的,連再見都沒有好好的說過,

最近,因為一個朋友又要遠行,剛好共振到我內心這一部分,日常生活中我是很想刻意忽略的,不過身(真)體(我)非常的誠實,身體已經痛到無法好好的行走感覺已經快要癱瘓了,透過跟老師請益,才發現內外平衡很重要,一味地忽略警示真我只會更堅持需要被傾聽,所以除了想要解救我身體的不適,我也決定要好好的跟這些過往的”朋友”們好好的道別。

一開始的笑聲療癒,老實說我真心完全笑不出來,我一邊大聲假笑心輪一邊抽痛,我感覺到我的肩膀開始緊繃,胃部有甚麼東西在翻騰,老師在開始前有提醒過這些可能都是抗拒面對的現象,

我慢慢坐下一邊笑一邊深呼吸,心裡一邊告訴自己,沒事的我們都會在一起,下一刻我開始嚎啕大哭,好像把我累世被拋棄的所有不甘所有怨恨所有心傷都用力嘶吼出來,我抓著牆邊的欄杆(其實我那時是覺得我好像是抓著轉身要離開我的媽媽的手),我一直對著牆壁大聲哭喊著不要拋下我啊我一個人很脆弱啊! 我很害怕啊我沒辦法一個人啊……

不知道哭了多久,那個情緒的拋物線一波一波,拉掉一些之後又有更深的東西出來,我覺得這就是團體療癒的力量,我自己在家裡做釋放都沒辦法達到這種效果,後來的大休息、雙人跳舞,都讓我覺得原來在好好的釋放過後,人生其實是真的充滿美好的,那些倉促的離別雖然令人悲傷,但是也是一種祝福與禮物,因為它也同時造就現在的我,感覺在療癒的路上我好像又跨過了一個我自己以為過不去的關卡了。

感謝老師也感謝協會!


分享二

「這是我第五次參加療癒相關課程,過去的療癒釋放的大多是憤怒的情緒,但是內在深刻的悲傷卻一直有心牆擋住無法釋放,即便感到悲傷,我卻連哭都哭不出。

我在猶豫要不要報名的時候,老師鼓勵我們多把握療癒機會,但是不要設限,不要有任何期望,才能敞開,其實我這次是不抱任何期待的,因為每次笑聲療癒我只覺得很乾笑,不知道要怎麼辦。

這次療癒課程又用到了笑聲療癒,我正值不知道幾天沒有睡好的疲勞狀態之中,本來想說隨緣乾脆直接睡著好了,但是笑聲開始播放之後,我還是努力嘗試,剛開始覺得頭痛欲裂,因為沒睡好,很痛苦啊,我努力的笑,但是還是沒有辦法釋放悲傷的情緒,只有釋放焦慮的情緒。

一直到我聽到後方傳來淒切的哭聲,非常悲切,聽者動容、聞者流淚,我想起自己看電影也會被感動流淚的時刻,我開始躺下來大笑,讓心輪跟喉輪連成一線比較容易通暢,

我想到自己可笑的戀情、想到媽媽從小說好好念書長大必然一帆風順的理論,人生跑馬燈一直在腦中浮現,我的人生出現多少謊言,而我多麼當真!

看看我的人生,簡直是一場笑話!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苦笑,越笑心裡的悲傷越來越釋放,我又想到人生勝利組的朋友死的莫名其妙,人生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誰?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可笑,從前執著的各種事情,現在看起來簡直在諷刺我,人生真的是一場笑話,我不停地笑,邊笑邊哭,哭得快要喘不過氣來,又哭又笑,原來人徹底悲傷的時候,反而會笑出來,多深刻的悲傷,也是如此。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覺得整個教室只剩下我又哭又笑的聲音,好淒厲。

我拼命地哭又拼命地笑,完全接受自己當下的狀態,跑馬燈浮現的畫面中,有些在我心裏的傷痕很深,有些是我平常以為很深刻,哭哭笑笑的當下卻覺得沒有什麼,到課程快要結束的時候,我還覺得可以繼續哭哭笑笑下去,我的內在還有多少情緒沒有釋放我不確定,但我總是在療癒之路上往前走了一步。」

 


 

分享三

「記得老師說過雖然一樣是療癒,但是每次的療癒對每個人每次一定會有所不同,我今年這次的釋放療癒確實與去年的感受也很明顯的不一樣,雖然這段時間也都陸續有做一些療癒,但依然非常期待4/22這天的來臨。

在這之前總一直覺得我需要再做深度的釋放療癒,但總有說不出的感覺卡卡的,不知道要從哪釋放、要釋放甚麼情緒?

總有說不出的感覺在心中,一開始老師叫我們要從笑聲療癒開始,我其實有點笑不出來,強迫自己張開嘴巴笑發出聲音,覺得自己笑聲很乾很假,

漸漸的心中有點奇怪的情緒產生,很苦澀很苦很苦,很委屈眼淚開始流了下來,我喊著媽媽一直喊一直喊沒停過~我不知道哭喊了多久,我心中深深感覺到我被遺棄、不被認同、不被愛、不被需要,我覺得我好委屈、好難過、我好想要我媽媽愛我、我好想被認同在這世界上、我好想死、覺得我不該在這世界上、我很痛苦,我不停地哭喊拍打,

接著出現了由愛生恨變質的憤怒、恨意、殺人的情緒都出來了,胸口變得非常灼熱燒燙,接著換到亂語時剛剛的情緒依然流動著,

但是變質的情緒能量開始慢慢消退再轉變為生氣,再回到不被愛不被需要委屈的情緒中,這當中感覺能量的流動不斷的來回繞圈圈,

感覺到其中也有矛盾糾結拉扯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情緒在當中流動,直到最後大休息時感覺到能量正慢慢消退,同時電流也在身體內一點點刺刺的流動。

記得我去年療癒時是在全身都很灼熱燒燙的一種狀態,釋放過程中非常的痛苦因為當時負能量的情緒非常的重,透過不斷大吼大叫哭喊來釋放,結束後都燒聲了無法發出聲音全身都是汗但是卻非常的放鬆。

相較於今年的負能量釋放,變得比較清楚並能分辨知道是甚麼樣的情緒,也更清楚感覺到來來回回的能量怎麼衍生出來,並如何在身體流動著。

最後的跳舞我與第一次來協會參加活動的可愛女生一起跳,一開始要凝視對方的雙眼時,我發現對方如同去年的我一樣,在凝視對方雙眼時會害羞閃躲不好意思,感覺就像一面鏡子一樣非常的有趣,到後面跳舞時感覺我們非常的快樂好像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我們還互相幫對方繞圈圈感覺放鬆敞開多了!!

這天釋放完回家真的感覺身體好累、眼睛好痠、頭好痛,但是睡覺時卻是特別好睡特別沉,但是隔天我身體痛死了,

老師就提醒我應該是我內心有抗拒甚麼,有不願意面對的事情,果然我念了釋放語後複雜的情緒又再度出現了~~人還是要釋放內在的情緒呀!!

真的非常感謝老師在2017年再度開了釋放療癒的課,讓我有機會有勇氣去面對自己,並再往自己內心走了一步。謝謝老師 !!」

 

0
    0
    Your Cart
    Your cart is emptyReturn to 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