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6日參加了家排的活動,前半段老師先解釋家族排列的原理,後半段則做個案示範練習,

老師說今天想要讓大家示範練習有關母親的主題,我跟另一位學員志願當示範個案,巧合的是我們二個都是母親缺席於成長過程。

不過示範練習時我們二個呈現出來的面向卻截然不同;我的母親在我二三歲時就跟我父親分開,成長過程中她完全缺席,

一直到在這幾年我們才開始有來往,我一直都認為我對母親的離開沒有怨恨,事情也都已經過去了,我也長大了,

但是我ㄧ進入潛意識裡我的頭就頭痛欲裂,過程中我發現潛意識裡的我其實非常傷痛與憤怒,老師說我頭會這麼痛代表我拒絕面對這件事情。

現實生活裡我認為我已經放下對母親的怨懟,實際上我是把它掩蓋起來,拒絕去感受;面對這件事。

在過程中我有一度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東西,完全空白的片段,

我明白這是因為自己把對母親的種種思念,憤怒,完全封鎖起來因為太痛苦了而不想再感受到。

我一直到隔天早上起床時,頭還是隱隱作痛,起床時心裡面還有一種「我活在這個世界到底是有什麼用」的念頭,

我想起來這個念頭我在成長過程中常常浮現在腦海,這些年來我已經很少感受到了,

我猜想是因為自己把所有的感受都封鎖起來,但因為這次的家排而被翻出來。

快結束時老師教我唸釋放語,讓自己願意去面對,並提醒在接下來的幾天如果有情緒就讓它釋放。

我覺得潛意識真的很神奇,它的直白讓我敬畏,我也懾服於家排的力量,它讓當局者可以快速找到問題的癥結,真實的面對自己。

感謝靜心推廣協會舉辦這個活動,也感謝在場的二位老師及在場的志工、同學們,謝謝你們協助演出我的人生劇碼!

往往我們都是用自己的視角來看自己的人生,但是透過家族排列的呈現,我們可以用第三視角來看自己,這個感覺還蠻奇妙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