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靜心雜誌創刊號】《靜心人物誌》 本期專訪 — 邱瓊儀律師

邱瓊儀 律師

  • 弘群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 台北地檢署修復式司法促進者

「麻木自己的痛苦歲月」

請問邱律師,您的成長背景為何?為何走上律師這條路?

  家裡面我排行老大,下面有妹妹及弟弟,弟弟現在也是一位律師,妹妹在電信業擔任店長。小時候,家裡的經濟狀況不好,很少有玩具,也很少看電視。但媽媽在每一年的農曆新年前,一定會帶小孩買新衣服,雖然我的內心知道,過完農曆年後,媽媽就要焦頭爛額籌措學雜費,但未曾看過媽媽抱怨。所以,小時候在學校看到同學買好吃的餅乾、牛奶,常常只能忍住不買,因為我要盡量減少開支,以免增加媽媽的負擔與壓力。

  爸媽對我的學業,從小採放任態度,國中畢業後,只考上台北商專 (現為台北商業大學),公立高中沒有一間考上。在台北商專的五年,猶如像鐵籠裡飛出去的小鳥,每天玩樂,學校老師也不太會管,只要期中、期末抱佛腳讀書,都可以安然低空飛過及格。

  五專的第四年,開始有一些實務的課程,看著畢業的學長姐回來分享工作及讀書經驗,那時突然意識到,我應該要開始為未來思考,如何才有好工作? 但那時內心叛逆、也不願低就,不想一畢業只能做銀行櫃台或保險業務員,再加上台北商專的對面就是台灣大學法學院,因此萌生插大考法律系的念頭。在五專的最後一年,買了民法、刑法的書準備考試,畢業後,也順利考取中興大學財經法律系。

  為什麼會選擇律師工作,其實這要感謝我爸爸。小時候,爸媽總是吵吵鬧鬧,甚至也有肢體衝突,每次的吵架過程,媽媽都會受傷,我看了心裡真的很難受。有次我大學時,記得那天是中秋節,爸媽不知什麼原因發生爭吵,甚至大打出手,我與妹妹勸架時,也被波及受傷,從那時候起,心中有個想法,要讓做錯事的人受到應有的懲罰,所以大學畢業後選擇參加國考,希望能考上律師或司法官,實現心中的夢想。

  記得小時候,爸媽在家裡總是充滿火花,只要他們說話一大聲,我就會把房門關起來,把音樂放到最大聲,反正幾個小時後,就會沒有聲音,有時候真的很想離家出走,或是想這一刻就死掉好了,因為只有消失,才不會聽到他們的爭吵聲,但一直沒鼓起勇氣選擇這麼做,因為我明白,如果我離開了,媽媽就沒有人可以依靠。

  也因為在這樣的家庭背景中長大,從小到大,我習慣有什麼話就放在心底,自己知道就好,也不想與其他人互動,也嚴重影響人際關係的互動。而且,做什麼事也提不起勁,總是隨便敷衍了事,心底總覺得,反正多活一天、多受一天折磨,我何必付出努力呢?

  所以,我年輕時對於大家所謂美好的事物,從不抱有幻想;那些別人口中幸福的事,對我而言都是天方夜譚。我忘了怎麼開懷大笑、怎樣痛快地哭,對未來不抱有任何期待與希望,只能每天武裝、麻痺自己,不讓自己再次受到傷害。

「翻轉生命的契機」

請問您第一次接觸靜心/心靈成長大約是何時?是什麼樣的動機?

  我是在準備律師考試時,因為補習班民事訴訟法的課程認識沈伶老師。記得在上課時,老師常分享一些釋放壓力的方法。當我考上律師後,發現壓力並沒有減輕,反而加重,而且還失眠,那時候在臉書上常看到老師分享有關心靈方面的資訊,所以想跟老師面對面談談。

  記得老師那時說了一句:「話要說出來,事情才有可能開始轉變」。當下的我,其實不太了解這句話的意思,後來我開始練習觀察自己,才慢慢看到自己的狀態:對於別人的不禮貌、無理取鬧,或對方大聲說話時,我就直接選擇離開,然後不想再見到面,但卻將別人的話,一直在我心裡無數次重覆播放、折磨自己,越想就越生氣,覺得「他又不了解我,憑什麼這樣說我」。我一直以為,把話直接說出來、或者發洩出來,是修養不夠的表現,後來才知道,話不說出來,是對自己身體及心靈的一種慢性傷害,也會長遠影響人際互動。

  那次與沈伶老師的會面,其實也想與老師討論律師就業的問題。那時剛考上律師,心裡很徬徨,我本身只有財金背景,對於律師的工作其實很沒有信心,甚至忽然覺得自己可能不適合當律師,對人生感到絕望。沈伶老師最後建議我,每天花幾分鐘練習靜心,除了釋放壓力外,也可以更了解自己。 於是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試了幾天的靜心。一開始,靜心對我來說,真的很困難,除了腦袋源源不絕的聲音、念頭爭先恐後地出現外,身體的麻痛感,也讓我很難繼續堅持下去。後來我嘗試了幾種方式,例如躺在床上靜心、放著音樂靜心、走路靜心,這些靜心的方式,讓我慢慢地可以維持長時間的靜心,也可以保持靜心的深度。

「堅持與自己在一起」

請問您有長期靜心的習慣嗎?如果有,是什麼動力驅使您長期實踐?過程中,曾否遇到內在、外在的阻力或困難呢?

  從一開始接觸靜心至今已有將近5年的時間,現在每天早上、晚上固定都會各靜心一次。隨著靜心的時間及次數增加,就是與自己相處的時間增加。 在靜心過程中,我看見各種的自己:有工作中的我、憤怒的我、不耐煩的我、放空的我、焦慮的我、不負責任的我、壓抑的我及不開心的我。由於白天的律師工作,無時無刻與時間賽跑,有時候超前,有時候落後,有時候很想放棄,每當我有這個想法時,就讓自己閉上眼睛深呼吸三次,每次經過這樣的動作,可以讓沉重的壓力瞬間減半,更可以知道自己眼前的工作應該如何處理較為順暢。

  後來我在開庭前、遇到工作上的困難或人生 的選擇,我就會靜心。 靜心,是一個重新認識自己的方式。生命的安排很巧妙,人生中有不想面對的、想逃避的人、事、物,生活上就會反覆地出現,直至你正視問題為止。因為如此,以前的我膽小怕事又懶惰,害怕承擔責任,害怕做決定,習慣將事情通通推出去,讓自己做一些簡單的事情就好,當我還在佩服自己小聰明的時候,生活中愈是跟你唱反調;愈是害怕出現的事情,每天都會出現提醒,直到我願意好好面對及靜心為止。

請問您體驗過的靜心方式有哪些?最令您印象深刻的是什麼?

  目前體驗的靜心方式有單純無聲靜心、唱歌靜心、走路靜心、音樂靜心及呼吸靜心等等。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靜心方式是「音樂靜心」及「呼吸靜心」。

  如果覺得自己的念頭很多,建議剛入門體驗靜心的人,找到自己平衡、且可以接受的方式來練習。因為我是一個念頭很多的人,可能在一秒鐘,就出現數十個念頭,然後任由念頭產生恐懼,自己就被恐懼之流帶著走,慢慢失去自我。但音樂靜心及呼吸靜心最厲害的地方,就是當下立即減少念頭,專注在自己。

  當我願意讓自己與音樂共振時,靜心就可以很深很久,彷彿就像入定一樣。另外,呼吸靜心的種類很多,我個人特別推薦「火呼吸」,這是古印度阿育吠陀流傳下來、快速平衡身心的方法,透過一定節奏的鼻吸鼻吐方式,沒有任何多餘的時間讓人思考,只能將注意力放在呼吸上,立刻讓自己回到當下。每次做完火呼吸,感覺身體及心靈做了一次大掃除,特別神清氣爽。

「療癒 帶來真實的改變」

請問您在接觸心靈成長的過程中,除了持續靜心之外,還有什麼部分對您生命的改變,影響最大?

  因為媽媽的情緒一直都很壓抑,常常說:「事情都過去了,所以也就不恨了」。但我總覺得媽媽並沒有真正說出心裡的話,所以有一次,我就幫媽媽報名沈伶老師的家族排列,看看能不能透過排列,了解媽媽真實的情況。

  過程中,排到爸媽爭吵的情節,老師要我進入排列場域內,感覺自己當時真實的感覺。但一進入場域,我就自動走到角落,把眼睛閉起來,任由他們的吵鬧。後來,老師鼓勵我試著說出心裡面的話,我才開始釋放對爸媽長久以來的憤怒及不滿,我生氣的問他們為什麼要生下我?為什麼家裡每一天都在爭吵?為什麼不滿對方又不願意離婚?為什麼只有我們家是這樣?我對爸媽真的很失望,也不能諒解他們的所作所為,我無法輕而易舉地說出我願意原諒,更無法去愛他們,因為從頭到尾,他們只在乎自己的感受,認為小孩又不懂,長大就忘了,當作沒什麼事發生過。

  在排列中我不斷地宣洩,經過這些怒吼、捶抱枕及流淚後,感覺心裡面的鬱悶少了一些,以前常卡在喉嚨的不舒服感,也少了些,奇妙的是,回到家看到爸爸,也沒有像之前一樣那麼的不爽,這次家族排列的體驗,是開啟我走向療癒的起點。

  一開始,其實我很排斥「療癒」這二個字,覺得自己沒有生病,也活得好好的,幹嘛要把舊傷疤再剝開來,讓傷口再痛一次。但早期靜心時,總覺得自己很悲傷,沒有任何理由就流下眼淚,那時覺得自己好奇怪,怎麼那麼愛哭。

  後來,參加幾次靜心推廣與心靈成長協會舉辦的療癒活動,從開始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沒辦法連結任何情緒,慢慢到後來,療癒過程可以咳嗽(暢通喉嚨堵塞能量的過程)、說話、罵出來、痛哭流涕,直到累了為止。 陪伴自己走過這些療癒過程,看到自己的懦弱、否定自己、不愛自己,也感覺自己很孤單,受傷了就想要把自己藏起來,不讓其他人知道;每一次受傷,每一次地告訴自己:「那沒有什麼,你不是很堅強嗎?這次就算了吧,反正笑一笑就沒事了」。用這種方式麻痺自己的感受,但心裡其實很清楚,真正的感覺是很難受、很痛苦的。

我相信,如果自己沒有走過這些療癒過程,我可能現在已經憂鬱到崩潰、放棄自己,不願再相信其他人,也無法再敞開心與人相處。但現在的我,經過療癒過程的洗滌,就像把心靈洗澡、洗乾淨一般,能重新看到那個發光的自己,更珍惜生命,也願意接納不同的意見。

最重要的是,我從此可以勇敢地說話,勇敢為自己表達真實的內心感覺,覺得內心自在非常多,生活中的負面情緒自然就大幅減少。

「走入社會 傳遞光芒」

請問您是否願意向身邊親友或社會大眾推廣靜心與心靈成長?

  我看到目前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壓力大的人可能就選擇自殺結束生命,也可能用極端的手段報復、傷害他人,我們每天新聞都不斷播放這些嚴重的社會問題,我手上也處理不少這樣的訴訟案件。從事律師工作近5年的時間,執業時,常常看見當事人對於訴訟案件,總要爭一口氣或拼個你死我活,或許訴訟結果是他想要的,但在每一次開庭,原本即將要癒合的傷口,又被一道一道的利刃重新劃過,心裡的痛只有當事人感受最深。

  在經歷前面分享的這些親身過程,我清楚明白,永遠在憤怒、生氣的循環中,不是一個健康的生活方式及處理態度,唯有真心原諒自己及放下過去,生活才能繼續下去。我常常思考著,如果每個人都可以學習用正確方法釋放壓力、重新認識自己,清楚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麼、不要什麼,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紛擾與糾結出現。

  因此,基於我自身的生命經驗,我非常願意將靜心推廣給大家,希望每個人可以學習用最短的時間、正確的方式,幫助自己走過這些過程,於是,我決心投入推廣志工的行列。在靜心推廣與心靈成長協會擔任志工,已經將近4年的時間。每次看到來參加活動的朋友,在過程中重新認識自己的感動、也願意分享生活中的改變,這就是對志工們最大的回饋。

  我推廣的方向,首重自己身旁的親友,因為靜心與療癒帶給我的改變,就是最具有信服力的活廣告。也因為如此,我的媽媽、朋友們,看到我的生活愈來愈好,也有心想事成的能力,他們也紛紛想來試試靜心。

推廣靜心,不是一個口號,也不是一個動作而已。靜心,需要每一個人親自嘗試,給自己多一點時間,用耐心、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靜心方式。

靜心,是一個改變自己的機會。如果你不滿現在的生活,不滿家庭、工作、各種關係及自己,就給自己每天一小段時間,跟自己好好相處、對話。唯有先了解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才能正確地做出選擇;當你正確地做出選擇,無論結果好壞,也能安然接受。當自己能安然接受各種結果,同時也代表,你能真心接受現在這樣的自己,與真實的自己,和平共處。▓

0
    0
    Your Cart
    Your cart is emptyReturn to Shop